东莞市盛裕绒艺玩具有限公司

东莞市盛裕绒艺玩具有限公司

sal365最新登录页面

15528733660
联系方式
全国服务热线: 15528733660

咨询热线:13563586124
联系人:罗光远
地址:九江庐山区

A股银行有多坏?今年的5315亿资本补充已经到位!严重依赖外部资本补充

来源:sal365最新登录页面   发布时间:2019-11-22   点击量:154

    摘要

     【A股银行到底多差钱?今年5315亿资本补充已落地!严重依赖外部资本补充】据中信证券提供最新数据统计,2018年年初至今,A股上市银行已完成资本补充5315亿(定增和IPO1080亿、优先股1025亿、二级资本债3080亿、可转债130亿),已公告但仍在进展中的规模7447亿(定增352亿、优先股3310亿、二级资本债1305亿、可转债2460亿)。

    

    

    

       在即将过去的2018年中,银行业受到了强监管施压、资产扩张、多家银行拟成立或意向设立理财子公司等多重因素。在此背景下,一些上市银行在资本金上承受了不小的压力。因此,优先股,可转债、二级资本债成了银行花式补血必不可少的工具。券商中国本期《盘点·2018》,重点关注2018年以来A股银行的“补血”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中小银行资本补充的热潮也随之掀起,近一个月内,共有7家A股银行密集披露资本补充计划进度,其中包括国有行、股份行、城商行与农商行。  中原证券分析师刘冉认为,目前大部分银行资本充足率可以满足未来1-2年的业务发展需要未但过半中小银行资本充足率在支持更长远业务发展时有明显压力。  据中信证券提供最新数据统计,2018年年初至今,A股上市银行已完成资本补充5315亿(定增和IPO1080亿、优先股1025亿、二级资本债3080亿、可转债130亿),已公告但仍在进展中的规模7447亿(定增352亿、优先股3310亿、二级资本债1305亿、可转债2460亿)。  A股银行已完成资本补充5315亿  2017年以来,银行业因面临强监管施压、利差收窄等多方面因素,补充一级资本和核心一级资本的压力不断增大。据规定要求,2018年末,系统性重要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11.5%、9.5%和8.5%,其他银行在这个基础上分别少1个百分点,即10.5%、8.5%和7.5%。  因此,上市银行2018年以来使用优先股、定向增资等工具为自己“补血”的现象已非常普遍。据中信证券最新数据统计,2018年年初至今,A股上市银行已完成资本补充5315亿。  此外,正在进行“补血”的银行名单仍在不断增加,从最新动态来看,12月13日,中信银行计划在境内非公开发行不超过人民币400亿元优先股,募集资金将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同天,光大银行也表示将在境内非公开发行不超过3.5亿股的优先股,募集金额不超过350亿元以此补充其他一级资本。   12月7日,有不少于2家银行发布与定增相关的公告,其中包括宁波银行宣布拟非公开发行不超4.16亿股股票,募资总额不超80亿元。事实上,宁波银行的动作已经快于其他银行,该行在2018年11月20日已经完成发行100亿优先股补充一级资本。此优先股发行后,宁波银行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提升1.44个百分点至14.82%和11.09%,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均排至A股上市城商行第二位。  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银行的“补血之路”都如此顺畅,华夏银行定增方案在获得银保监会的批复后却遭到证监会的问询要求该行解释了10大问题。12月17日晚间,华夏银行非公开发行普通股股票的申请获得证监会通过。根据定增方案,公司拟向首钢集团、国网英大和京投公司非公开发行不超25.65亿股,募资不超292.36亿元,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相比之下,南京银行就没那么幸运,7月底非公开发行募集140亿申请遭证监会否决,该行也成为国内首家定增被否的上市银行。  有业内人士表示:“农业银行与华夏银且两家银行定向增发的定价方法,均采用发行价格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不含定价基准日)普通股股票交易均价的90%和发行前最近一期末经审计的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每股净资产值的较高者。这样的定增定价方式避免了参与定增的股东摊薄中小股东权益,侵害中小股东的利益,有效保护了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二级资本债受银行宠爱  除了发型优先股外,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资本也受监管鼓励。在五大国有银行中,除了工商银行,今年以来其余银行均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资本金。  据券商中国记者统计,今年4月,农业银行发行了400亿元二级资本债;中国银行先后在9月3日、10月9日发行了该行今年第一、二期二级资本债,规模均为400亿元;9月、10月,建设银行分批发行了430亿元和400亿元二级资本债。  12月10日晚间,交通银行公告称,该行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将审议关于发行800亿元二级资本债券的议案,资金将用于补充二级资本,优化资本结构,促进业务稳健发展。截至今年9月末,交通银行资本充足率14.08%,一级资本充足率11.93%,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0.87%,较去年年底上升,均满足监管要求。  此外,除了国有大行之外,股份制银行以及地方性银行均纷纷跟进,浦发银行在9月分别发行了两期二级资本债,规模均为200亿元,中信银行和招行银行分别在9月和11月发行了300亿元和20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银保监会公布的信息显示,广东南粤银行12月7日发布公告称,拟发行不超过25亿元(含)的二级资本债券获得广东银监局的批准;阜新银行在中国债券网发布消息称,该行将于12月11日簿记建档发行总额不超过17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全部用于充实二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  不只城商行,近期其他类型银行也密集发行二级资本债。据公开信息显示,11月以来,已有11家商业银行累计发行11只二级资本债券,发行总额达到597亿元。其中,单只发行规模在100亿元(含)以上的二级资本债有2只,分别为招商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其他9只债券的发行人均为中小银行,包括江苏江南农村商业银行、贵州银行、富邦华一银行、大兴安岭农村商业银行等。  银行可转债发行速度加快  不同于优先股与定增工具,券商中国之前的报道中也多次提到过,虽然银行可转债只能转股之后才能进行补充资本。但是因为可转债发行方便、发行风险小,也成为不少上市银行尤其是农商行补充资本的重要选择。  2018年以来,先后有吴江银行、张家港行规模均为25亿元可转债、以及江苏银行200亿元可转债获证监会核准发行。  值得注意的是,在12月以来,监管部门再次集中批复了多家上市银行的再融资,其中包括中信银行400亿可转债获得批复;平安银行公开发行A股260亿可转换公司债券的申请获得证监会审核通过;交通银行中国银保监会同意本公司公开发行不超过600亿元人民币的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  中信证券的研究团队表示,银行未来资本补充应该还会延续优先二级资本债、优先股和可转债的方式。分银行看,大型银行资本充足率安全垫均在3%以上,可以通过内源融资满足监管,未来约束来自2025年可能的总损失吸收能力(TLAC),发行二级资本债即可以满足。“个别中小行核心一级资本相对紧张,其次南京、杭州银行等安全垫亦相对较薄,存在一级资本补充空间,预计首选方式优先股(最大空间发行),其次是可转债,目前估值不支持权益融资。”上述人士表示。  4家银行均下调过转股价格  不得不提到的是,7月份以来,国内金融市场受股市低迷影响,多家银行均下调转股价格,中信证券方面表示:“今年以来多家银行宣布下调可转债转股价,有三家农商行下修幅度均在20%以上。无锡、常熟、江阴银行目前转股价相较发行时确定价格分别下调23.03%、22.48%和36.3%(剔除分红因素),我们推测主要为吸引投资者转股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城/农商行由于估值较高,因此转股价具备下调空间(转股价不得低于1倍净资产)。”  据公告显示,江阴农商行于2018 年1 月26 日公开发行了2000万张可转换公司债券,发行总额20亿元,初始转股价格为9.16 元/股。5 月3 日,该行第一次修正了“江银转债”转股价格,将转股价格向下修正为7.02 元/股。5月22日起,该行转股价又由原7.02 元/股调整为6.92 元/股。  “常熟转债”2018年7月26日初始转股价格为7.61 元/股。此后因该行实施2017年度权益分派方案,“常熟转债”的转股价格由7.61 元/股调整为7.43 元/股。此后,该行根据《募集说明书》的相关规定于8月27日再次下调转股价由7.43 元/股调整为5.76元/股。  宁波银行也于2018年7月12日调整过可转债的转股价格,从之前的18.45/股调整为目前的18.01元/股。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坦言,受到股市低迷影响,目前诸多上市银行均有意下调可转债的转股价格,虽然各银行可转债回售条款设置不同,但一般情况下,在转股期内,若股价在一定时间内低于转股价的20%~30%,上市银行需要提前拿现金还本付息。  尚有两大问题需要解决  “国内版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办法正在酝酿,部分全国性股份行或将纳入系统重要性银行接受更高的附近资本监管要求。据预测,未来一到三年,将有更多银行出于业务开展需要与监管需要加入资本补充队列。”刘冉称。  华夏银行总行研究员李虹含表示:“银行不能一味依靠外部资本补充来满足资本监管要求,更要不断加强内部治理,靠自身盈利积累实现可持续发展。这就要求,银行不能再将规模至上作为目标,而应该上升到效益至上。”  记者了解到,缓解资本充足率压力可以从两个方面着手,一是在分子端补充资本金,缓解资本压力,二是在分母端降低加权风险资产;同时,创新资本补充模式也是可由之选,定向增发便是其中一种重要的选项。  李虹含向券商中国记者表示,在补充资本方面,中国商业银行仍需解决以下两大方面问题。  一方面问题,是国内银行需要打造一种将内部积累的资本补充模式,将资本约束设为前提的供需平衡机制。  第一,国内银行机构需不断发挥银行自身的盈利效用,凭借提高利润以增加未分配的利润与公积金总额,同时,将股本转化成补充资本。目前,国内银行主要还是通过留存净利润的内源性融资来补充核心资本,所以,增加商业银行的自我积累与发展能力和升高本身的盈利留存是十分必要的。  第二,今后伴随着资本市场与利率市场化的进一步发展,息差下降,银行利润下滑,商业银行需要迅速增加业务种类,扩大盈利空间,促进业务转型。  第三,要及时有效地推动利率的市场化,强化其财务管理能力和资金配置的效率。  另一方面问题,国内的商业银行还需要多方面的平衡外源性的资本补充与内源性的资本积累关系。  第一,将资本积累与内源性利润转化设定为资本补充的主要方式,并且打造一套中长期的资本规划愿景,健全资金的转移定价,资本限额管理与资本有偿运用的有关制度,推动规模与资本相互匹配。  第二,要保障经营受到资本的约束,对资本进行合理的规划,均衡考虑外部补充资本与内部积累资本之间的成本与收益关联。  第三,补充外源资本,要多方面的考虑多种融资手段、成本与资本工具的关系,合理挑选适宜的外源性融资工具类型。(文章来源:券商中国)

    

    

    

     (责任编辑:DF142)

相关产品

COPYRIGHTS©2017 sal365最新登录页面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154